三俗

关于

【LT/ET】We are living 我也不知道第几章

ET主场,助攻上线,下章肉渣(我没骗人!!!)

文风又变了

我在干嘛……

整体all瑟向,cp洁癖党慎

有单向Lindir→Galion(这是私心(因为林秘书不让我上(gun)

看不懂不是你的错错在我

我也快看不懂了快这次打完发大纲吧。

小学生文笔请多多包涵qwq

辛达的歌声从翻涌起白色泡沫的海岸乘飞鸟的双翼而来,在高地上四散开,提里安街道上往来的首生带起飞扬的钻尘,繁花与喷泉装点的笔直道路通向翠色群山,曼威的殿堂伫立于塔尼魁提尔之上,绵长的白色阶梯从山间生出连缀着正门与山脚,山风摒息快走而过,透明的尾巴扫经殿内的圣景。    

Elrond垂手静立在殿中,象征权力的额冠闪烁着恭谦的碎光;他没有穿平日里接见宾客的深紫色长衣,素银的短袍将黑发衬出鸦羽的光泽。他无心欣赏曾闪耀着父王荣光的圣殿,维拉的低语在脑中频响。

自西渡至维林诺后时间的概念就变得模糊,直到选择归依凡物的半身老友弗罗多在蒙福之地的一个午后手捧纸角泛黄的红皮记事本随落日余辉同去时Elrond才意识到岁月依旧匆匆逝去毫无眷恋尽管它带不走这一如爱子们的丝毫--他忽然想起了遥远大陆上留下的辛达同胞,准确来说是那抹淡金色的音容,他开始忧虑(Lindir嘀咕自家领主的发际线又在后退)(无视前面括号的内容愚人节快乐,中土已不适合首生子女居住,它对他们来说已黯淡无光,但那位巨绿林的王者选择留下,迎接本不属于自己的礼物,与之留下的还有一群王者身边忠心耿耿的西尔凡子民,他们甘愿追随王走过余生。Elrond每每与人提及,总是及时献上惋惜的轻叹和真挚的祝福,只要幸福一切都好他如是说,然而直到听说从前王身边的贴身侍从独自驾船离去销声匿迹于海平线后他才惊觉自己无法再自我欺骗;西尔凡侍从临行前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悄然拜访了Elrond。我无法舍弃自己的内心,那棕发的精灵在身后留下这句话,随后Lindir将手上的记事本交给自己时Elrond已因为自己的出神错过了与母亲的会面时间。他不禁钦佩起名为Galion的同胞并在母亲第三次呼唤出神的自己时与她分享了这件事,手持水之戒的Galadriel夫人敛起的笑容粘连在蜜色茶水升腾起发细小水珠里模糊不清,Elrond你还在想着他,她几不可闻地叹息到,你的内心早已暴露于言行之间,诺多的智者不会为了一名精灵的外走而发愣并在饮茶时将水溅在手上;她的麦金色长发在风里蓬起几根,柔韧扎眼。Elrond低声道歉,接过Lindir递来的丝巾擦掉手上的水迹。

他在回到居所的路上绕路去了弗罗多的新冢,苍翠后的蓝色大海一望无际,Elrond放下手中的花束。

我的女儿看到这一切一定会开心;Galadriel看着有些惊讶的他,至少,你作为她深爱的亲人,在这世上,找到了心的寄托。

如果是智者,就去想想,如何保留住心上之人。

Lindir贴心的为一天内第五次出神的领主加上不及膝风衣,Elrond注意到他久久没有褪色的红眼眶。

对不起,Lindir。您为什么道歉,my lord?如果我早些动身,Galo……Galion怎么了?是Galion啊……也许就不会走了。我不明白……Lindir,Elrond向马车走去,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精灵的生命过于漫长,我也曾认为“时间”是我们最不缺少的资本,但是现在——

我们回去吧,明天之前准备好朝谏的着装。

春天快要过去了。

                                                                     TBC.

其实这是HE我会说?


好吧我开玩笑,愚人节快乐= ̄ω ̄=

节操就是用来扔的。


评论(12)
热度(5)

© 问津 | Powered by LOFTER